奥扎Lake的《启示录》

马辛·奥扎雷克(Marcin Owczarek,1985— )出生于波兰的弗罗茨瓦夫,20岁时在弗罗茨瓦夫摄影学院学习摄影,毕业时的作品《美丽新世界》就以其对未来世界的展望赢得赞誉。

奥扎雷克对新技术非常入迷,尤其关注人类的生活特别是都市的空间。当他聚焦于机械化和标准化的人类生活状态时,将其置入反乌托邦的形态,从机械时代捕捉特有的精神魔力。

他说:“在古代凯尔特人的庆典上,往往会有巨大的木头或竹子,其间填充活人然后将其燃烧。这样一种独特的殉葬方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样将生命作为赌注期待死而复生的奇迹,正是我的作品中想表现的。”

奥扎雷克还告诉我们:“我的艺术总是聚焦于全球性的人类生存状态。我那些反乌托邦的、具有批评倾向的照片,基于人类学的探索空间。我也希望阐释新技术的影响力,包括外太空学,潜意识,恐惧与敬畏,道德规范,社会状态,举止行为,习惯方式,宗教礼仪,转基因,动物法,都市环境能力下降,土壤毁灭,人口过剩,森林砍伐,全球化的饥荒等等人类的生存问题。结果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影像,也就是21世纪人类的生存景观。我的影像也对人类的个体行为做出评说。我相信人类是不完美的。人类是野蛮的,贪婪的,生活在精神错乱和愚昧之中,远离其自然的状态。人类生活在一个欲望的牢笼中,因为他们被这个世界的幻觉所捕获:暴发户似的繁荣,渴望拥有所有的物质,过度地消耗,充满嫉妒和厌恶。从本质上说,人类其实就是在割裂自己和地球的关系。我的画面所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反人类的、机械化的、过于规范化的折射:虚伪的道德标准和幻象的价值观来自社会的真实,所有的宗教、政治、法律以及宣传在电视上所呈现的都是虚假的幻象。”

他还说:“以我的看法,当今我们对人类的生存和举止必须给予足够的关注,如果任其发展,一旦进入新的核时代,离开人类的毁灭也就不远了。其中有许许多多潜在的可能,但是其中之一就是不可避免的毁灭。

“所以我推崇达达派以及超现实主义,我的心灵才可能在反传统的和超越理性的天空翱翔。我很看重我的这些具有批评意味的蒙太奇拼贴,为人类的堕落构成预言,或者说就是一部启示录。

“许多智者在我之前已经说了很多了,但是我还是必须重复——我们有对这个世界负责的责任性,对人类的生存负责,我们手上是有决定权的:难道我们愿意和恶魔共存,或者心甘情愿地毁于核时代?应该做出决定性的策略了,为了世界的未来。”

现在我们看到的画面,摄影家所选的素材纷繁复杂,拼贴的技巧娴熟,独特的观念将古往今来融合其中,值得反复观看,进入沉思……

本文由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北京快三开奖号码,转载请注明出处:奥扎Lake的《启示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