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父亲,带你逛U.S.A.!- 第九天 圣塔菲

见猎心喜:我的科罗拉多和新墨西哥游记 顾剑首先说明,我就是顾剑,本文原作者。刚刚来驴评注册,但是之前似乎有李鬼注册了顾剑这个ID,因此改用目前的ID. 说起来我算是在美国走过不少地方,50个州只剩下OK,AR,和MS尚未涉足,但却懒于写游记,无他,盖藏拙尔:在美中国人那么多,哪里写出来也没什么新鲜的,语不惊人,又何必语?以前写过几篇,游轮,夏威夷,各地的军事博物馆,是因为当时网上这方面的文章不多,尚有搞搞新意思的余地。这次不同,这次纯粹是给Iliketraveling贴的新墨西哥和德克萨斯游记给勾起来的,正好在那之前1个月我也是利用春假去了新墨西哥,路线大部份相同。见猎心喜,能以几乎同时同地的旅游经验与玩家交流,倒有点象酒友秉烛对酌,亦快事耳。 我是3月10日出发,整条路线完全依托I-25公路南北展开。最北面在科罗拉多州的科罗拉多斯普林斯Colorado Spring。一直很喜欢洛基山脚下的科罗拉多,2002年管理学会在丹佛开年会的时候,趁机去了丹佛城外的洛基山国家公园。这次去Colorado Spring,主要是为看空军军官学校:我这人心理上干什么都求全,什么东西缺了一点就觉得不平衡不对称,以前既然访问过西点陆军军官学校和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那怎么说也要去空军学校看看才行。 不对啊,怎么越说越觉得自己跟USA电视台那个侦探Monk似的,有点obsession的倾向?赶紧打住。 这是空军军官学校的教堂,用17个巨大的飞机形状不锈钢构件搭起框架,在洛基山的山坡上面,衬着青山白雪和蓝天,挺有气势的。 图片 1 这是教堂内部的侧面,用彩色玻璃加自然光营造出的色彩,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图片 2 军官学校的详细情形,以后写军事纪念地游记之完结篇的时候再说吧,没必要在此让对军事不感兴趣的朋友生厌。 我很喜欢Colorado Springs的Garden of Gods,这里是洛基山脚下一处奇石丛生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免费的,没有门票。红色的风蚀巨岩景色之奇,有点象云南的石林。这是入口处,两块红石象两座石门,背后才是景区。远处背景是洛基山层层重重的雪峰蓝天。 图片 3 这张照片是在“石林” 里面。 图片 4 一座岩石顶上,象一只跳跃的松鼠。让我想起黄山的“松鼠跳天都” 。 图片 5 一只鸽子刚刚从一块红色绝壁上振翅飞起,怎么样,有点吴宇森电影“暴力美学” 的意思吧? 图片 6 白石崖上,象什么?卧着的狮子? 图片 7 美国版的“飞来石” 啊,它有个直白,精确,索然无味的名字:balance rock。没有人会说这个名字错。可是起名字的艺术性和所反应的文化底蕴,美国人差得太远。 图片 8 这块巨石就好听多了,Kissing Camels。 图片 9 说到Kissing Camels,那天还有个插曲:我从Garden of Gods出来以后去纪念品店买了些东西,其中有个很小的印第安木雕盒子,圆圆的,很精致,上面有古拙的印第安岩画图案,盒盖上还嵌着一颗称为Turquoise的蓝色石子,就是印第安人用来做蓝石珠宝的那种石头。看到说明,这种盒子叫wish box,按照印第安人的说法,把你的愿望写在纸条上放进去,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枕边,一连7天,你的愿望就会实现。那天乍一看到这个说法,竟想起电影“花样年华” 的结尾,梁朝伟在吴哥窟旁对着一个树洞诉说心中的秘密,然后以草封缄。很奇怪,我一向自认不是个易感的人,而且这么多年来,一个人出门旅游早已成了习惯了,可是就在那一刻,忽然心有所感。也许是因为去年生活上有些变故的原因吧。当时当地,突然有种抑制不住的想哭的冲动,跑回车里,一个人大哭了一场。 至今,那个小木盒子还放在我桌上,它里面装的,却是什么也没有。 第2天早上,从科罗拉多南下新墨西哥。有趣的是,科罗拉多境内崇山峻岭,而新墨西哥一马平川的沙漠,间以丘陵,两州交界附近,好像地形突然下了一个台阶,如果从南向北望,则是横亘一座平地拔起的屏风。 从州边界南下4小时,就是圣塔菲。市中心的广场集中了教堂,博物馆,总督府等西班牙殖民时代的泥砖Adobe风格建筑,很有意思,也很休闲。中心广场上不时有音乐歌舞表演,到处是印第安工艺品的小摊,尤其以印第安织毯,蓝石珠宝和银饰最好。 图片 10 这是市中心街头的一座普通建筑。关于圣塔菲,别人的游记已经记叙过了,我就不再多写。其实圣塔菲附近好玩的地方也不少,Bandelier National Monument我也去了,在城西的大山里面,是殖民地时代之前,印第安原始文明穴居的遗迹,峭壁上很多山洞,后来的村庄,也有很多是依峭壁而建,用悬崖作为一面墙的。这是山壁上一处怪石,看起来象一个坐着的复活节岛雕像,或是埃及法老。 图片 11 从Bandelier向西,还可以去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美国能源部的核实验室在这里,就是以前出李文和案的地方,实际上是美国研制核武器的中心。城市座落在山梁上,两侧是深涧峡谷,地势险要而且孤绝,有点象“雪地英雄” 里面的挪威重水工厂。城市本身很小,有座免费开放的核科学博物馆。我在博物馆里发现这张照片,觉得太牛了,贴出来给大家看看: 图片 12 这些人是谁呢?前排右5是爱因斯坦,估计大家都能认出来没问题。爱因斯坦右手 依次是洛仑茨,居里夫人,普朗克,第2排右1是玻尔,这几个名字,都是读过中学物理就应该知道的,还有更多学物理专业的人耳熟能详的名字。连海森堡都只有站在后排靠边的份,他将在这张照片之后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说这张照片上聚集了20年代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应该毫不过分。 从洛斯阿拉莫斯再向西南,穿越群山,有一处很难找的Tent Rock National Park,座落在印第安保留地里面。但是山上的景色很奇。 这里的山壁上,到处都是风蚀成的圆锥体石头,而且每个圆锥体顶尖还戴个圆圆的帽子,象一顶顶帐篷,所以叫Tent Rock。 图片 13 这是山上的一处石头,象一只坐着的鸡,面对一只瓦罐发呆。觉得很好玩。 图片 14 从圣塔菲到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走I-25号高速的话,一个小时就到,但是我的时间充裕,离开大路走山间的NM4号公路,能看见更多景色。我其实怕高,过山车是一定不敢坐的,开山路也是战战兢兢。这一路用了一天时间。然后在阿尔伯克基停留4天。那里是新墨西哥最大的城市,说是最大,跟东西海岸的那些城市比起来还是小得多,我觉得那里交通很好,整个城市是东西向I-40和南北向I-25的交汇点,城里的车流很少,下班高峰的5点钟市中心也不堵车,而且市中心的停车场停一天才3块钱。跟波士顿比,这里的交通简直就是天堂:波士顿的路从来就没有一条是直的,如果开车进城去看一场棒球赛的话,停车费居然要90美元/小时。阿尔伯克基是以每年的热气球节著称,但是我去的季节不对。 很可惜Iliketraveling在阿尔伯克基的时候碰巧缆车年度检修,没有去成城东北的Sandia Tramway,我觉得那里是这个城市除了气球节以外最精彩的景色。我来把照片补上吧。 图片 15 这是下行的缆车。这里据说是世界上最长的索道,从2千米的缆车站上升到3150米的顶峰,中间在两个山峰上各有一座塔,全程水平距离4公里半。整个系统是瑞士60年代建造的。这4张照片是我在缆车里面透过窗户拍的,看起来是不是有一点点黄山的意思?当时山下城市里面华氏70度,可是山上还有积雪。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这是从山顶缆车站拍的。 图片 20 阿尔伯克基的城西,是老城Old town,象圣塔菲的中心广场一样,也是殖民地时代Adobe建筑群,休闲,吃饭,购物的所在。为免重复,就不贴照片了。这里有个国际响尾蛇博物馆,在202 San Filipe路上,外面看起来就是一家老城区广场普通的小店,实际上这里有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响尾蛇,有毒的没毒的甚至4脚的,是世界最全的响尾蛇收藏了。 与老城紧邻的,是博物馆区,自然历史博物馆,艺术博物馆等。我出门旅游,除了到景点以外,喜欢去军事纪念地,艺术博物馆,和动物园。所有的大城市都有艺术博物馆和动物园,阿尔伯克基比较独特的,是一个国家原子博物馆,这张照片上的两个东西,说出来吓你一跳:这是氢弹,而且是真正的“断箭” :1966年美军B-52战略轰炸机在西班牙南部空中加油的时候跟加油机相撞爆炸,它带了4枚数百万吨级的氢弹,其中一枚掉海里了,一枚降落伞及时打开没有爆炸,其他两枚落地爆炸,幸好只是常规炸药爆炸,没有引爆核战斗部(没有装引信的核武器很稳定的,炸药爆炸也不会引爆) ,否则的话,西班牙南部几个城市就不存在了。这张照片上的东西,就是后来找回的两枚氢弹外壳。据说1967年肖恩-康纳利的007电影Thunderball雷球行动,就是从那次事件寻找落海的氢弹演绎出来的。 图片 21 阿尔伯克基的艺术博物馆规模不大,主要特色是反应当地历史和印第安艺术的收藏品。我对中厅这个椅子很有兴趣,觉得很好玩。 图片 22 从老城向南,顺着10街开到头,也就是5分钟的样子,是动物园的入口。我这次出门时间充裕,不赶路,所以连动物园也去了。这里的动物园,植物园,水族馆都在沿河一线南北排开,互相离得其实挺远,绵延2-3公里的样子,可以坐小火车来回,挺有意思的。放两张好玩的照片。 这只猎豹Chita很上相的,我在AAA tour book上看到的介绍,照片就是它。那天我去的时候,它趴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镜头,我从右走到左,再走回右,它的头就一直随着人在动,始终盯住镜头。 图片 23 中午吃饭的时候,走过来一只孔雀。这里的孔雀,水鸟什么的,都可以随便走动。 图片 24 这只天鹅有意思,刚才在人行道上走得大摇大摆,(天鹅在水里姿态优雅,上了岸的走路姿势么,怎么说呢?古代宫廷里帝后御辇前头,随侍太监那种左摇右摆的走路姿势,叫做“鸭行鹅步” ,明白了么?) ,天鹅突然发现了黑色大理石映出的影子,正跟“另一只天鹅” 打招呼呢,我在那足足看了10分钟,它还一直在那儿跟自己的影子较劲。 图片 25 除了动物园以外,城西过了河1英里,有Petroglyph national monument,这是3处比较低的火山岩丘陵和山谷,在黑色的大块火山岩上,有印第安先民留下来的原始岩画。三座山发现了几千处岩画,据说这些图案对今天的印第安部落都有一定的宗教意义。 图片 26 阿尔伯克基城东南1小时路程,有萨利纳斯废墟遗址Salinas Ruin national monument,是西班牙殖民早期传教士教堂和印第安村落的废墟。我觉得并不是很好玩的地方。这是从教堂的红砖废墟里面拍的青草坡和葡萄园。 “沉舟侧畔千帆过” 。 图片 27 说到这个城市的吃,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墨西哥菜,不讨厌,也没有特别喜欢,这里又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中餐馆,我干脆去吃了两次巴西烤肉,觉得还不错,一次是在Tucanos,就在central街上,跟2街路口,新城的市中心,另一次在Asado,城北I-25号一个出口下来复道边的Plaza里面4959 Pan American Freeway。两处都算比较高档的餐馆,但是比东海岸要便宜多了,一个人才$16多,而且吃得很不错,这里的物价,无论什么都比东海岸便宜。其实我不是“肉食动物”,十来二十种烤肉每样尝一块也就差不多饱了,烤菠萝和烤各种蔬菜口味清淡,反而吃得很多。 从阿尔伯克基再向南沿I-25开3个小时,就是墨西哥边境的Las Cruces和艾尔帕索。我从priceline上面订的旅馆是Baymont,正好跟Iliketraveling一个月之后是同一家。所不同的是我一般每天下午到4,5点钟就想着找地方吃晚饭,然后回旅馆了。晚上可以上网,可以泡热水按摩,也可以看电视,早上则一定会7,8点钟起来吃旅馆的早餐。平时对我这种下午4点半到7点上班的人来说 ,在家睡懒觉是常事,但出门在外,“早起的鸟有食吃” 啊,哈哈。 Las Cruces向东翻过一座山,就进入白沙导弹试验场的范围内。Iliketraveling的游记在这里有几处小的疏忽。比如白沙导弹试验场的博物馆实际是对外开放的,入口处荷枪实弹的士兵可能会吓跑不少不明内情的游客,不过吓不住我这个常常去军事基地的主儿。只要给他看驾驶证,告诉他是去参观博物馆就放行了。这里是美军试验中程短程战术导弹的地方,陆海空三军的导弹都有,但是战略洲际导弹他们不管。博物馆前面有个导弹园,陈列了数十种不同类型和不同时代的战术导弹。这是我在试验场的导弹园里拍的照片,奈克式地对空导弹的背景,是分隔开试验场和Las Cruces城的Organ山,因为山顶一列壁立千仞的悬崖,象是管风琴上面的铜管,所以得名。 图片 28 下面这张照片是从导弹试验场继续向东约40分钟的白沙国家公园(其实不是national park,是national monument) 。我很喜欢白色沙丘背后隐隐露出的黛色远山和蓝天,有背景,才能反衬出这里沙色纯白的奇异呢。更怪的是,只有这一片是纯白的沙漠,附近的所有沙漠都是正常的颜色。 图片 29 推荐这个地方给Iliketraveling是我比较得意的一件事,因为我相信去过那里的人都会被这不同凡响的景色所震惊。我也是看过Iliketraveling的游记以后,才知道白沙的成因是附近山上被水冲刷下来的石膏土堆积。怪不得我觉得这里的沙子跟别处不同:白沙呈细腻的粉末状,流动性并不高,容易胶结在一起,而且结合起来以后很硬,跟普通的沙地不一样。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Iliketraveling在文章中说的路上设卡拦截来往车辆的检查站,实际上既不是州警察,更不是附近导弹试验场的军队,那些穿绿制服的是移民局的官员。这里靠近墨西哥边界,在通往美国内地的各条主要道路上,都有这样的关卡盘查偷渡者。不但这条路上有,而且在I-25号高速如果向北开 的话,也有关卡。I-25向南方向没有,所以一般人不会注意而已。那天我闹了个不大不小的尴尬:官员问我要证件,平常在美国国内旅行谁会带护照啊,我就准备给他驾照,可是却找不着驾照了,我以为在导弹试验场的时候忘在岗哨那里,於是移民局干脆把我这个没有任何证件的家伙扣下来,还好他们主要是盘查墨西哥偷渡者,对我这个东方面孔还算宽容,没想把我遣返墨西哥,只是让我开回导弹基地去找驾照。至於“无照驾驶” ,他们是不管的。正当我要开车回头的时候,发现驾照不知什么时候从裤子口袋掉到了座位底下。也不知道移民官们是看我长得老实还是长得一表人才,反正不象个偷渡犯,连驾照也没看一眼,就挥手放行了。(其实可能是我刚才一通解释,又是波士顿的教授,又是去导弹试验场,大概唬得他们以为我是什么来搞科研还是来偷情报的粗心的VIP学者,再加上理直气壮的也不象个偷渡犯的模样,就没把我当回事。其实骗子都是我这样的。) 我行程的计划中并没有想去Carlsbad,因此到这里就该打回头了。 图片 30 最后这张照片,是某天早上6点我从阿尔伯克基旅馆出门时拍的。当时正是满月,清晨一轮黄色的月亮还挂在西天,我住在城东南的机场旁边,山坡上,整个城市是在山谷中,前面的建筑物地势低一级,是旅馆,在旅馆背后,就是山谷中的城市和西边的一轮圆月。 我想,这张照片如果要起名字的话,可以叫“湿晕”,出处是张爱玲的金锁记开篇:“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2004年初有个创意,想把全美的军事基地和博物馆集成一个专题,写出一篇与众不同的游记来,写成之后贴在网上,反映还不错,自此便一发不可收,2005年8月写出的续篇分海陆空3章,篇幅更长。但是走的地方多了,跟看的书多了一样,越来越觉得自己没看过走过的更多。我生性做事求大求全,这次想把全美国范围内其他主要的开放军事基地和大的现代军事博物馆收入这个终结篇作为前两篇的补遗,开篇三年,应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迈阿密6号汽车旅馆(Motel 6 Miami)¥534起立即预订>

第三阶段:丹佛自由行和加州微风号之旅

1.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地方

展开更多酒店

为了乘坐“加州微风号”观光列车,我们从迈阿密飞往丹佛。最初大家对丹佛一无所知,只把它作为一个过路地,甚至有人提出当晚到住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去赶火车。但我考虑到迈阿密马不停蹄开了四天车,到丹佛又是半夜,机场在郊区距离市区较远,到了旅馆办入住手续也要花时间,第二天一早就去赶火车,太过辛苦。还是应该在丹佛小住一天,休息一下。于是才有了丹佛一日游。

1945年7月,曼哈顿计划研制成功的第一颗原子弹代号“瘦子”,在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Alamogordo)的沙漠里爆炸,“象点燃了一千个太阳” ,8月初,“小男孩” 和“胖子” 分别击中广岛和长崎,从而为人类进行战争和毁灭的创新力,做出一个令人胆寒的划时代宣言。但也正因为核弹的毁灭力,我们的世界保持了半个多世纪没有大规模战争,也许,这种讽刺恰恰暗和物极必反绝地逢生,“以至杀而止杀” 的道理吧。现在,新墨西哥那里是美国原子能科学的神经中枢,既有研究核弹的能源部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核能实验室,也有研究运载工具的白沙导弹试验场。这些地方听起来高度机密,但是对我这样的旅游者来说,其实都可以亲自进入禁区一探究竟,起码走马观花,看些浅表的东西还是容易的。问题的另一面是这些可以进行核试验的地方,肯定都是人烟罕至穷乡僻壤,平时不容易去。新墨西哥州最大的城市是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今年3月份我用春假专门飞去那里旅游,想看看这些神秘的所在。基本上,阿尔伯克基市处於新墨西哥州的中心位置,市中心就有国家原子能博物馆,从这里向北经过圣塔菲市然后再向西进山,可以到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 核能实验室。那里的研究设施当然不会对外开放,我又不是李文和,就算开放我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可是小城中心有个原子能博物馆可以看看。从阿尔伯克基向南是绵延上百英里的白沙导弹试验场,属於军事禁区,但试验场南端的总部有导弹园,展示美国三军过去几十年的各种导弹,是开放的。

发表于 2016-08-13 21:17

走,爸爸,带您逛美国!- 第九天 (May 8th 2015) 圣塔菲 Santa Fe

>>

在美国的第九天,天使爱迷路开车带着爸爸回到了圣塔菲。

天使爱迷路的游记都是回忆录,从来没有现场直播版,所以往往就会时空倒错地把往事和现实混淆杂陈。然而这一次,她很想戒掉满嘴跑火车任性穿越的老毛病,杜绝写巴黎似的离题万里。可是今晚,又控制不住了。因为,爸爸走了。下午刚送他上火车,天使爱迷路心里很空落。

爸爸是6月下旬为了去韩国问诊眼疾来大连的,两天后的6月26日和一个回国的朋友一起飞去了首尔。而后在首尔经过右眼手术、左眼两次激光治疗、以及手术后的复诊治疗等整整一个月疗程,成功地恢复了视力。其间得到了朋友、弟子和亲戚们的真挚关怀和竭诚帮助,以至于在身边没有子女照顾的情况下,独自在首尔挺过了难关。7月29日,天使爱迷路去机场把爸爸迎接回家,31日晚又把爸爸的好朋友赵先生接回家。此后,直到8月7日傍晚赵先生回首尔,基本上就由着这两个老男孩在平常不住的那套房子里自己过家家。天使爱迷路只出过几次车,感觉上却也是忙得个不亦乐乎。其间又穿插了闺蜜的到来,只能匆匆见一面吃顿饭、收人家一堆礼品、回赠一派肺腑胡言。对闺蜜小有歉意,因为这完全不符合天使爱迷路的待友之道。但闺蜜就是闺蜜,回延吉第一时间就来一通电话,表示理解。然后赵先生走的第二天,8月8日,家里就迎来另一对大朋友和小朋友,也被天使爱迷路接去了赵先生走后空出的房子里自己过家家。

今天下午,爸爸回延吉老家了。送站的时候很匆忙,没时间买票进去。大连火车站很缺德地不卖站台票,还在候车厅门口设第一道检票关卡,把送站的人挡在外面。天使爱迷路每次送爸爸妈妈,都干脆买一段到金州的票进站。可今天实在来不及,只好在候车厅入口张望爸爸驮着沉重的包裹、拖个拉杆箱离开的背影,不放心地在后面喊话、让爸爸揣好票和身份证。看到爸爸走了几十米还扭头招手,也不舍得离开。看表离开车还有二十分钟,就想在候车厅门口一直等到开车。转念一想干脆还是赶紧买张票进站得了,可又怕万一进了站却赶不上爸爸,岂不是白忙,就作罢。作罢了却担心,爸爸要是被贼盯上了可怎么办,他一个人携带那么大俩行李,又拎着一个外套,连进站都困难,更应付不了小偷。总而言之,就是一万个不放心。后来想了想,爸爸从首尔回大连,也是一个人带着好几件行李的;再说在候车厅门口干等着,实在对爸爸也没有任何帮助,这才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紧张焦虑地离开。很想给爸爸打电话,却担心爸爸拥挤在进站的人流里,肯定腾不出手来接电话。于是就那么一边开车一边看表,直熬到爸爸的车出发的时间,才给爸爸打了电话。好似长这么大,都从未感觉到,二十分钟是如此地漫长。

到了傍晚,大男孩也飞走了,经首尔去欧洲。晚饭在路边的小店吃包子和小米粥,粥太烫只喝了一点点就出发了。喜欢磨蹭的大男孩,一路上都因为堵车而焦虑,说没时间去取租来的Wifi,又问用不用上网查查国际航班的Check in时间有无提前。到达机场放下大男孩,扭头往回开车没几分钟,在等红绿灯的间隙扫了一眼手机,就发现大男孩来过一个电话。赶紧拨回去,得知他起初找不到护照了,但是现在找到了,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回到家很长一段时间后,看了看表,离大男孩起飞还有十五分钟,就知道他至少肯定稳稳地坐上了飞机,才有点放心。

闹人的老男孩和大男孩都走了,忽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又觉得有点冷清。很想去看看朋友和他可爱的小仔仔,又怕太晚了影响人家休息,就乖乖地呆在家里了。

天使爱迷路喜欢迷路,潜意识里大概是沉醉于宁愿置危险于不顾而在路上的感觉吧。天使爱迷路不喜欢别离,骨子里禁不起任何形式的告别。

于是在送别了爸爸和大男孩的今夜,天使爱迷路又躲进游记,又控制不住跑题。

从陶斯回到圣塔菲的路,依然是没有GPS,可幸好是已经走过了一遍的回程,天使爱迷路没太迷路。145公里,走得还算顺利。

只是在快进城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迷了路。拐到一个大院子里,向一个美国大叔问路,被热情地告知,迷得不太离谱。按照指点回归正轨,没多久就找到了圣塔菲市中心。

找个车位把车停好,就进入了象画一样的圣塔菲。

<插图:圣塔菲街景>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圣塔菲据说是西班牙殖民城市的一个典范,市中心有长方形的广场,广场周边有市政厅和教堂,街道以广场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状分布。

当美洲还只是印第安人的土地的时候,早在公元900年左右,现在的圣塔菲就由印第安人的部落居住着,到1050~1150年左右已经成为颇具规模的村庄。从1598年起,圣塔菲开始被西班牙人殖民。1573年,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创立了“因迪斯法则Law of the Indies”,用于规范殖民地的城市建设及其它软件硬件。圣塔菲建城之初,就严格地贯彻了这一法则,之后渐渐地把这里变成了新西班牙省的重要城市。此后的二百多年里,印第安人仅在1680~1692年的短暂岁月里曾经把西班牙人驱逐出新墨西哥,除外圣塔菲就一直处于西班牙人的统治下,直到1810年爆发的墨西哥独立战争导致1824年宪法认可了圣塔菲为墨西哥所属的新墨西哥圣塔菲地区首府。

1846年,美国对墨西哥宣战,最终于1848年正式把新墨西哥州划归自己的版图。

可见,圣塔菲成为美国地盘的时间,要比归属西班牙殖民地的时间短得多。难怪爸爸和天使爱迷路两天前一落地圣塔菲,就感觉到与美国东部迥然相异的城市氛围。

<插图:圣塔菲的集市、广场和街道>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随着十九世纪后半页的工业化进展,铁路干线是否停靠某一地,成为城市能否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圣塔菲在铁路规划中错失良机,未能成为贯通美国东西的铁路之主要停靠点,并因此渐渐停滞了发展。

幸而1912年,圣塔菲市政府以无比超前的眼光,为圣塔菲谋略了一条以旅游观光为主线发展经济的方向,从此不但保护了市中心广场及周边拥有数百年历史的西班牙建筑群落,而且还逐步增加了沿袭西班牙和印第安部落建筑风格的新建筑,使得古色古香的圣塔菲终至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在设计、工艺及民俗艺术上最具创意的城市”。

世界上的一切都如此吧,大或小都不代表什么。中国式的盲目求大,日本式的变态求小,如果不以追求内涵为前提,都注定了苍白空洞。而人口仅7万的圣塔菲,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堪称为小而美的典范吧。

<插图:圣塔菲街头的印第安风格住宅>

图片 42

图片 43

在圣塔菲的市中心广场上,沐浴着美国西部的阳光,真心话,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干,也能享尽浪漫。

上午,天使爱迷路和爸爸先在广场上休息了一会儿,头顶着湛蓝的天空和暖人的太阳,听了一会儿街头艺人演奏的小提琴。然后到广场边上的信息中心要了张观光指南,打听了博物馆的线路。

<插图:圣塔菲街景>

图片 44

图片 45

先去了最想去的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却被告知白天休息,晚上5点开门。于是,去了附近的新墨西哥历史博物馆。

其实天使爱迷路并不喜欢看历史博物馆,尤其在早已了解印第安土著在美洲的悲惨历史的情况下。不过既然事先没做攻略,也只好得哪儿去哪儿了。

新墨西哥历史博物馆主要以图片的形式展示了新墨西哥州的土地从印第安人的家园演绎为美利坚合众国领土的过程,天使爱迷路参观后的感悟依然是人类社会发展并无历史必然规律可言,强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真理。

<插图:圣塔菲的新墨西哥历史博物馆>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走出历史博物馆时,快到中午了。天使爱迷路去车上取回了干粮和给爸爸备着的啤酒,顺路给在路边弹唱的老人付了2美元小费。

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吃露天的冷餐。依然有点心疼爸爸,平日在家顿顿被妈妈伺候热汤凉菜,被女儿带出来旅游,却要动辄吃干粮午餐。心疼女儿、从不抱怨的爸爸,在天使爱迷路心目中,总是那么帅、那么迷人。

美国西部的阳光,也会令人蓦然由衷地感觉,和平之美好及难能可贵。对于生命个体而言,仅凭一生不遭遇战乱,就已实属万幸。

<插图:圣塔菲街头弹唱的老人>

图片 51

吃完饭,去坐公交车,到博物馆山Museum Hill。上山的路要至少行车20多分钟,终点站的马路对面,有两个毗邻的博物馆,国际民俗博物馆和印第安艺术与文化博物馆。

两处的展览都很令人失望,爸爸和天使爱迷路都觉得,还不如呆在市中心广场晒太阳。并且直到在当日访问的第三家博物馆、即印第安艺术与文化博物馆买门票时,售票员才告知,这三家博物馆,连同上午已经去过但没买票的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是可以买套票的,则每张票相当于打六五折。

这一点很令人不爽,但是以前在别的国家也曾遇见过一两次。不过毕竟,这种情况还是属于少数。大多数时候,人们会热心地提议,要否去更多的博物馆、买套票可以省钱,往往会让酷爱博物馆的天使爱迷路觉得很暖心。

<插图:圣塔菲的国际民俗博物馆>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插图:圣塔菲的印第安艺术与文化博物馆>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下山后回到圣塔菲老城中心广场时,是下午四点多。离五点钟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开门还有点时间,天使爱迷路不甘寂寞地怂恿爸爸去IAIA当代本土艺术博物馆,却不幸遭遇了闭馆。于是带着爸爸去附近的教堂转了转,又在教堂后身的小公园里坐着休息了一会儿。

<插图:圣塔菲的街景>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终于到了五点,爸爸和天使爱迷路经过一天的等待,终于进入了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也许因为前面三个博物馆都不令人尽兴,谢天谢地,这一家当日免门票的艺术馆显得无比精彩。即使不免票,同等票价比起另外三家博物馆,也是物超所值。

展示的画作,大多是新艺术运动阶段在圣塔菲长年居住的美国艺术家们的作品,其中不少为爸爸和天使爱迷路走马观花的陶斯印第安部落提供了生活画面的补充。

印第安人的屋宇建筑、穿着服饰、民俗活动、日常起居,有太多细节像极了天使爱迷路的故乡村庄,使她不由得深信,同属黄种人的美国印第安人,与在亚洲生活的自己民族,必定分享着共同祖先的一袭血脉。

<插图:圣塔菲的新墨西哥艺术博物馆>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天快黑了,爸爸也累得很憔悴,天使爱迷路才带着爸爸离开圣塔菲的市中心。

离开之前,终于给爸爸买了一条40美元的真丝围巾做纪念。

爸爸说:这个地方来得真好。天使爱迷路继续开着无GPS的车,觉得很欣慰。

<插图:圣塔菲的街景和爸爸>

图片 73

在圣塔菲入住的酒店,是Motel 6 Santa Fe,在从圣塔菲老城中心到机场的路边。

酒店的前台是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服务态度异常好。酒店的房间非常干净,还有停车位。一天的房费是58美元,折合人民币380左右,跟美国东部的物价相比也是天壤之别。

天使爱迷路安顿爸爸休息,就去还车。Budget服务站的人已经下班,天使爱迷路给汽车加满了油,并按要求把汽车钥匙投进了服务站门口的一个大邮箱。自此,天使爱迷路的无GPS美国西部自驾游,为期三天,圆满结束。

从Budget服务站回到Motel 6,天使爱迷路到前台,请老帅哥帮忙预定第二天早上的出租车,老帅哥无比和蔼地答应了。并且在天使爱迷路回到房间大约三十分钟后回电话,告知出租车预订好了。

回国后,在Booking.com的评分系统上,以及Motel 6发来的客户满意度调查表上,天使爱迷路都给Motel 6打了满分。其中有个问题是问:你想特别表扬我们的某个工作人员吗? 天使爱迷路极力地回忆那天那个老帅哥的名字,却终究没能想起。其实Motel 6的每个服务人员都佩戴着胸牌,上面有名字,可是记忆力也爱迷路的天使爱迷路,却无论如何记不得那个仿佛非常熟悉的名字。只好把自己入住的日期和老帅哥当班的时间段记录在反馈表上,表达了对他的衷心感谢。没想到,过了几天,天使爱迷路收到了Motel 6总经理的电子邮件,感谢她提供的真诚反馈,并表示他们会对那天当班的服务人员进行公开的表扬,那个人叫Bill。

哦,Bill,天使爱迷路终于记住了这个名字。即使今生今世,也未见得能与他重逢。

今天早上,朋友也带着小仔仔离开了。天使爱迷路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心里的空落,在床上睁着眼睛赖了一个小时。

原本打算给朋友送行的,但是第一次醒来的时间太早。又眯了一觉,醒来就8点整,来不及了。发了个短信给朋友,朋友回复说刚搭上出租车。天使爱迷路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想再发个短信,想了很久,作罢了。

赵先生上周日傍晚临走前,天使爱迷路和爸爸去送机。在机场宾馆的咖啡厅,赵先生给天使爱迷路播放他自己拍摄的纪录片《间道阿里郎》,天使爱迷路看得心里很酸。回家的路上,爸爸又讲了很多赵先生做的事情。后面的几天里,天使爱迷路也曾和朋友聊起《间道阿里郎》,关于国家、关于边境、关于民族、关于家庭、关于爱,一些在生活中看起来很重要的东西,哪些是真正重要的并且核心的,哪些是人为赋予的并且虚伪的。

爸爸回老家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各种奔走,好几天了都没给女儿来个电话。但朝鲜语有句俗话:没有消息,是好消息。于是天使爱迷路知道,爸爸回去后一切安康。

大男孩昨天零点多刚刚到欧洲,十天后才能返回。昨晚在群里,发送了巴黎的一些图片。

朋友也来了短信,说到丹东了。

这些在天使爱迷路的生命里极为珍重的人们,在短短的一周里,演绎了太过于纷繁的别离。以天使爱迷路一贯不擅长告别的个性,几乎很难承受。

有些话还是最好不要说出来吧,即使不是诺言。无论是文字,还是话语,一言既出,覆水难收。什么都不说,就仿佛流动的时间不曾给空间带来任何变化。不说告别的话,就好像没有别离。不说留恋的话,就好像没有思念。

生活在如常地继续,我们会如期地相聚。

游记中的天使爱迷路和爸爸,即将告别圣塔菲,回到纽约。等待着父女俩的,是另一场相聚与别离。

>>

海女

2016年8月10日夜~ 8月11日凌晨2点;8月13日星期六白天至夜晚 于大连

总行程第13天丹佛一日游。

阿尔伯克基市中心的原子能博物馆是美国国家级的博物馆,有很多可看的文物,这儿毕竟不象白沙和洛斯-阿拉莫斯那么僻处荒山野岭,其实它旁边就是市中心具有印第安原住民和西班牙殖民时期风味的旧城广场,无论停车,吃饭,购物,游览,都在可以步行的范围之内。博物馆地方不大,仔细看一切展品的话,最多两个小时肯定也够了。这是潜射战略弹道导弹的弹头拆解:有没有听说过“多弹头分导重入大气层” 这个术语?基本上那就是一个子母弹系统----照片上每一个黑色圆锥体,就是一枚足以摧毁一座城市的氢弹,导弹发射出去以后,在外太空分离出这些弹头,各自制导飞向不同的目标,这样可以增加敌方反导弹系统拦截的难度。这个东西规则的几何形状看起来象道路施工的塑料提醒标志,可是想想它的真实威力,我觉得那真是个邪恶的小东西。

原计划:上午:红石公园。

图片 74照片上这片木板,相信很多军舰爱好者会有兴趣。这是大名鼎鼎的长门号战列舰上甲板的木片。长门号在大和号服役以前,是日本联合舰队的旗舰,“国民精神的象征” ,战后被美军缴获,用于1946年比基尼岛原子弹试验作靶舰。这是军舰上留下来的唯一纪念品。

下午:州府大厦(Colorado State Capitol Building)→圣母天主大教堂(Cathedral Basilica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联邦政府铸币局(United States Mint)→16大街→丹佛下城

图片 75看过电影“断箭” 吗?这是真正的断箭。1966年从美国本土起飞的B-52战略轰炸机在西班牙半岛上空跟空中加油机相撞坠毁,轰炸机携带的4枚百万吨级氢弹掉在西班牙领土上,其中三枚掉在陆地,一枚坠海,有两枚在坠地的时候常规炸药爆炸了,所幸核战斗部在没有安装引信的时候非常安全,即便常规炸药爆炸也没有引发氢弹爆炸,否则整个西班牙南部的地理恐怕都要改写。照片上这两枚,就是没爆炸的那两颗氢弹外壳。我还特意问了博物馆的志愿者,据他们说这是原物不是复制品,那么它本身的辐射残留,虽然肯定在安全范围,恐怕不少呢。据说1967年肖恩-康纳利的007电影Thunderball雷球行动,就是从那次事件寻找落海的氢弹演绎出来的。

晚上住宿AAE第11街旅馆(Aae 11Th Avenue Hostel)。

图片 76其实阿尔伯克基这座城市本身也差一点沦为另一次“断箭” 事件的牺牲品。博物馆里有这么个故事:1957年,携带2千万吨级氢弹的B-36战略轰炸机在飞到城市南郊空军基地准备降落的时候,不知怎么竟然稀里糊涂的碰了炸弹释放装置,结果重达21吨的氢弹从炸弹架上掉下来,凭借本身自重砸破炸弹舱门,在地面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这次又是常规炸药没有引发核爆炸,否则以2千万吨级的氢弹,威力相当于2000颗广岛原子弹,阿尔伯克基肯定早已不存在了。

丹佛,科罗拉多州(Colorado )的首府,紧邻著洛矶山脉,平均海拔约为1.609 m,故有“一英里高的城市”之称。丹佛历史上曾以农业为主,被称为“草原上的女王城”。1858年落基山脉发现金矿后,随着矿业和美中部平原农牧业、食品工业的兴起,横贯大陆的中太平洋铁路通车,以及大规模的向西移民开发,城市迅速发展。1975年又开采出石油和天然气,一时间各地富商巨贾蜂拥而至。丹佛市内,云集了上千家石油公司,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城外井架林立。丹佛从此身价百倍,发展迅猛,一跃而成为美国中西部著名城市和最大城市之一,也是中西部地区最大的航空交通转运中心和陆路交通枢纽。到达丹佛机场取完行李已近深夜0时。机场很现代化,去取行李竟然是乘地铁,不像浦东机场取个行李要走上十几分钟。计划入住的旅馆在市区,前往旅馆有三种方法:轨道交通、打的、自驾。因计划在丹佛只逗留一天游览市区景点,故没有预先租车。如果打的,由于人多行李多,至少得四辆车才行,而懂英语的只有2人,怕万一走散不好办。出发前查询了轨交,有到达旅馆附近的线路。可取好行李一问方知如果想要乘坐轨交还得再坐刚才乘过的地铁回到机场方可,取行李处只有租车公司的穿梭巴士和出租车。正举棋不定时,一位穿梭巴士司机建议我们坐黑车(真没想到美国也有黑车,有点怕怕),并招手叫来一个黑车司机,他的车是8座加长SUV,两辆车12个人还是相当宽松。经一番讨价还价,以75美金一辆的价格成交。如果打的,起步费$2.5、每英里$2.5,全程25英里,小费另加15%,四辆车要$300,还没算夜间加价。于是乎,我们又有了在美国讨价还价打黑车的经历(说实在的,我在国内都没打过黑车)。

我的感觉,这个博物馆很让人长科学知识,但是除了那两枚断箭氢弹外壳之外,就收藏品的文物价值而言并不出色。但这里还有一个特点:它是唯一能带你去看当年人类第一颗原子弹真正爆炸的地方。当年爆炸的地点代号Trinity,在白沙导弹试验场的极北端,离阿尔伯克基南郊不算远,那里仍然是军事禁区,每年只在4月份和10月份对公众开放两天。如果在那天你正好有时间的话,事先可以上他们博物馆的网页,预约参加他们的Trinity site tour,包括来回的车费和午餐。这大概是作为旅游者唯一能看到当年原子弹爆炸现场的方式。可惜我每年这个时候都在学期里,不能去。这是阿尔伯克基的原子能博物馆里陈列的Trinity地点当年被原子弹爆炸产生的高温高压烧融之后凝结产生的玻璃状的砂石。

为了不虚度在丹佛逗留这一天,出发前上网搜索了一下旅游资源,没想到丹佛本身就是个旅游城市,而且还是周边许多旅游胜地(诸如洛基山国家公园、拱门国家公园、甚至更西边一点的黄石公园等)的进出要冲,旅游资源很丰富。例如:北面的博尔德小镇、洛基山公园,南面的科罗拉多泉、众神的花园(Garden of the Gods),西面有红石户外剧场,再远一些还有著名的拱门公園等,可惜计划已无法调整,仅呆一天,只好在市区转转。

图片 77洛斯-阿拉莫斯是个座落在高山深谷之间,建在山梁上的城市,与外界隔绝,地形险要有点象电影“雪地英雄” 里的重水工厂。城市很小但很整洁。市中心有座免费开放的科学博物馆,也以原子能为中心,规模比阿尔伯克基的更小一些,我的看法,如果你不是对核物理特别感兴趣而抱着朝圣的心情的话,那里未必值得专程前往。如果你是住在圣塔菲Santa Fe而去Bandelier国家公园旅游的话,就不妨顺道去那里看看。我在洛斯-阿拉莫斯的科学博物馆里翻拍了这张1927年的照片,可以称为“史上最牛物理特长生班合影”图片 78看看他们是谁吧:前排左起:朗缪尔、普朗克、居里夫人、洛仑茨、爱因斯坦、朗之万、居伊、威尔逊、理查森;中排左起:德拜、克努特森、布喇格、克拉摩斯、狄拉克、康普顿、德•布罗格利、玻恩、玻尔;后排左起:皮卡德、亨利厄特、埃伦费斯、赫尔岑、栋德尔、薛定谔、费斯哈费尔特、泡利、海森堡、富勒、布里荣。

到旅馆很晚了,第二天起的也晚。旅馆至红石户外剧场16英里左右,没有直达轨交,算算时间较紧,也就放弃了,决定只在市中心转转。

超级牛吧?象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洛仑茨,海森堡,薛定谔,玻尔,普郎克,泡利这些人的名字,应该是读过中学物理就全都知道的。说这张照片上汇集了当时世界上最为聪明的人,恐怕并不过分,“天下之才有一石,独占八斗” 啊。

图片 79

2. 新墨西哥白沙导弹试验场

丹佛地处内陆,终年风和日丽,气候宜人,一年中有300多天阳光普照。丹佛艺术气息浓厚,是美国唯一征收“艺术税”城市。全市拥有200多个公园和数十条林荫大道,生活空间充满了绿意,与中西部其它大都市相比,丹佛市的市中心拥有更为宜人的徒步街道与绿地系统等休憩设施。

白沙在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萨斯州交界的地方,那里最奇特的,是一片纯白胜雪的沙漠国家公园,导弹试验场所在的沙漠并不是白的,离开真正的纯白沙漠大约30英里。白沙导弹试验场本身是一大片荒芜人烟的沙漠,南北狭长,从阿尔伯克基开到位於试验场南端的总部,高速要开3个小时。白沙导弹试验场的博物馆实际是对外开放的,入口处荷枪实弹的士兵可能会吓跑不少不明内情的游客,不过吓不住我这个常常去军事基地的主儿。只要给他看驾驶证,告诉他是去参观博物馆就放行了。这里是美军试验中程短程战术导弹的地方,陆海空三军的导弹都有,但是战略洲际导弹他们不管。博物馆前面有个导弹园,陈列了数十种不同类型和不同时代的战术导弹。这是导弹园的一部分。

图片 80

图片 81这是1991年海湾战争中著名的爱国者导弹,发射车上写着“打断飞毛腿”(Scud Buster) 。背后最高的绿色导弹是潘兴二式中程弹道导弹,80年代美苏核裁军谈判中的焦点之一。

科罗拉多州府大厦,州议会所在地,熠熠生辉的金顶显然是丹佛最抢眼的建筑景观,令人印象深刻。

图片 82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张照片:白色奈克防空导弹直刺青天,背后万仞远山连绵,静静地罗列在如洗蓝天之下,导弹和青山蓝天:一动一静的张力,纵与横的对比构图----

大厦建於19世纪90年代,材料是科罗拉多白花岗岩,於1894年11月正式投入使用。大厦的圆形屋顶最初是铜的,为了纪念科罗拉多州淘金热(Colorado Gold Rush),于1908年用200盎司24K黄金铺成,故又被称为“金顶大厦”。圆顶塔高180英尺,上面还印有16位丹佛成立者的首写大字母。大厦正门外的某级台阶有一个海拔高度标志,正好为1英里。大厦内部用无价的科罗拉多玫瑰缟玛瑙(Colorado Rose Onyx,又称为“以色列红大理石”Beulah Red Marble)装潢,华丽考究。富丽堂皇的壁画、油画随处可见,还有手绘的美国总统画像。如果不是房间里正襟危坐的办公人员,还以为是到了艺术博物馆。

题日:“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

图片 83

图片 84这是很有意思的东西:飞碟,真正的“飞碟” 。图片 85离白沙这里不远,是多少年来闻名天下最神秘的地区之一:罗斯韦尔Roswell。故老相传,在罗斯韦尔的军事禁区,所谓“第51号地区”里,美军保留了俘获的飞碟和外星人尸体,这里附近的居民多次发现过飞碟。这张照片上的飞碟,绝对不是外星人的,那是美国军方研究“旅行者” 号飞船登陆火星用来减缓飞船着陆速度的伞形部件。这个东西确实在白沙试验场和罗斯韦尔之间完成过飞行,而且金属表面在阳光下绝对会闪闪发光。也许,这就是人们看到而且言之凿凿的UFO?我其实很喜欢看X档案,E。T。,第三类接触这类科幻影片(只要不象异形那样把科幻搞成令人恶心的恐怖片就好) 。我想外星生命肯定是有的,但我不相信真有UFO和外星人来过地球。人类的认知究竟有限,我不能说这些东西就肯定没有,这点open mind还是要保留的。可是“子不语怪力乱神” 么,在有确凿证据说明UFO存在之前,我还是宁可相信象这张照片上这种现实得多的解释,尽管这不那么浪漫也不那么神秘。

州府大厦正门外广场

白沙导弹试验场还有些古怪的保密规定,比如我进大门的时候,卫兵告诉我不准向北拍照,而导弹园是一片高地上的空场,可以不受限制的看见各个方向,而且根本没有人管。规定本身可能有它的原因:北面是主要试验区,也许是为了防止游客在导弹试验的时候拍下弹道轨迹。可是人在导弹园里向各个方向拍展品的时候,还有谁会留意有没有一张是向北的?基地里根本没有人管。这种没有办法执行的规定还不如不搞。我那天好奇,专门向北面试验场纵深拍了这张违规照片。大家可以看看,除了荒芜的沙漠之外,能看出什么军事秘密吗?如果真赶上导弹试验的机会的话,我怀疑谁有那么好的专业相机能拍下在几公里高空以几倍音速飞行的导弹,万一我真有那么好的相机,也的确是间谍的话,那我根本不必来这里,我可以在通往基地的公路上任意地点拍摄。

图片 86

图片 87总起来说,新墨西哥虽然乍听上去是个荒凉的地方,其实除了军事以外的旅游资源也非常丰富,无论白沙,Sandia Peak这些自然风景,还是印第安,西班牙这些文化遗迹,都是个很好玩的地方,而且阿尔伯克基,圣塔菲这些城市跟东西海岸的大都市比起来,交通从来都不会堵那么厉害,停车从来都不用发愁,物价永远便宜,却仍然具有大城市的一切物质便利。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我挺喜欢这里的。关于军事以外的新墨西哥游览经历,可以看我另外专门写新墨西哥和科罗拉多的游记,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广场对面是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的丹佛市议会大厦

3. 科罗拉多的空军军官学院

图片 88

三年前写的军事游记开篇,已经描述过西点的陆军军官学校和安纳波利斯的海军军官学校。2002年去丹佛的时候,空军军官学校还不开放参观,后来知道能参观之后,总惦记着把这最后一个空位补齐。正好3月份去新墨西哥,离开科罗拉多不算远,专程开车6个小时北上,算完成一个宿愿。

正门外台阶上铜质的一英里标志和“高于海平面一英里”的英文雕刻

空军军官学校位於Colorado Springs,那是洛基山簏上一个旅游业挺发达的城市,城南山景很美,向北到丹佛和洛基山国家公园也只有1个小时车程,如果去Colorado Springs度假的话,可以顺便去空军军官学校看看,一般情况下,我觉得未必值得为看军官学校专程跑一次:这里与西点和安纳波利斯相比,可参观的地方有限。西点现在只有campus tour,不能进入学生宿舍和食堂这些校舍,但西点的军事博物馆绝对是个非常好的地方。安纳波利斯呢,博物馆可能没有西点的精彩,但是你可以在校园里随便走,可以进入宿舍楼,舞厅,球场看个够。在空军军官学校,可以参观的地方主要是两处,一是游客接待中心,有介绍学校历史的图片画廊,从接待中心出门转过后山,走10分钟的样子,是学院教堂和礼堂Arnold Hall两处。这是学校唯一向游客开放的设施。这张照片是教堂前的大操场,操场右面三层平顶楼房是学生宿舍,而正前方高一层的房子是教学楼和图书馆。在操场的四角,各停放一架战斗机,显示出这所学校的与众不同之处。

图片 89

本文由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生活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走,父亲,带你逛U.S.A.!- 第九天 圣塔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